首页| 明星资讯| 数码资讯| 故事会| it资讯| 戏剧歌舞| 小说| 趣闻趣事| 时尚资讯| 医疗资讯| 体育资讯|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更多

叶绾意叶山亭朔风解如意小说在线阅读by月下沉全章节阅读

【发表时间:2020-07-30 21:22:16 来源:森瑞网】
朔风解如意第十六章 入宫

到了宫门叶绾意便下了马车,和父亲告别后就由专职负责接送往来少爷千金的太监送去了学院。

前世叶绾意也路过过几次这儿,不过只是稍作打量,并没有细致的去看。毕竟那时候的她只用在南樾的操控下苦练武功即可,与这无关的事宜根本无任何瓜葛。她当时的所有心思全在讨好取悦南樾身上,没仔细观察也是自然的。

叶绾意正打算好好观赏一番,却被一旁的太监劝到,“叶小姐,这马上就要开课了,您下课了再来打量也不迟。”

“好。”叶绾意有些讶异,本以为起的已经很早了,没想到皇子公主们更是勤奋呢。

看来,这些人也都不是全然的纨绔。可她依稀记得在南樾口中,其余的皇子要么是草包要么是废柴,根本没什么过人之处,公主对他没什么威胁,就闭口不谈。

叶绾意在那太监的指引下进了一间屋子,推门而入,众人已经坐好。叶绾意见过这几位皇子公主,连忙行礼,“臣女叩见三王爷,五王爷,六公主,七公主,八王爷。”

她虽与这些公主王爷没什么交情,但依据前世的印象还是对的上号的。

“起身吧,这是在学府,绾意你不必如此拘谨,见了我们也不用行礼的,权当我们是同窗就好。”三王爷率先应道,这儿皇帝与靖王不在,拿话的人就是三王爷了。

“谢王爷。”话虽如此,叶绾意的一套礼数却是周全。在这宫中,还是小心些为好。

先皇固有九个子嗣,六男三女。早在先皇在世的时候,长公主便以和亲之名远离京城。四王爷年少有为,骁勇善战,本该是一生顺风顺水,却在最后一战之中击溃胡人,却也损了自己的命。

这二位,叶绾意都无幸见过,只是听过名号而已。而剩余的这几位,她前世都是见过几面,依稀记得当时也是这般光景,只是陪读之人没有她罢了。苏墨与六公主,日后也会结成一段良缘。

也是,苏墨风度不凡,父亲身居重位,六公主温婉可人,善解人意。他们二人便是在学院结成了因果,请了南栩赐婚。五王爷与八王爷只是落了王爷的名号,此时南栩并无子嗣,这些皇子年纪还小,他待他们也没什么苛刻的,只是照常防备。

三王爷与七公主叶绾意并不了解,但听闻三王爷与靖王关系极好。叶绾意一时间有些疑惑,三王爷如此温润之人,定是不会追名逐利的,他与靖王要好又是为了什么呢?

正想着,安月明的声音忽然传来,“绾意,来这儿。”

叶绾意抬眸看去,安月明在自己身旁已然为她留好了座位。看来,这安月明对自己已经有了好感了。

叶绾意抬步过去,在她身旁落座,目光与其余几人相对。众人皆是有所探索,毕竟那日百花宴上叶绾意的表现太过引人注目,想要不观察都难。

视线对上苏若水的双眸,叶绾意的心都为之一颤。她被称为京城第一美人的确名副其实。此时的苏若水只是静静坐着,就让人心猿意马。她俊眉俏目,一双榴花般的双眸顾盼神飞,一席水绿色的素裙,裙子上点缀着瓣瓣飘零的玉兰花花瓣,腰间盈盈一束,越发衬的她不食人间烟火,如墨的长发简单的挽了个发髻,一只玉钗挂着,更显得她素雅清新。

好一个美人!

苏若水笑意盈盈,朝着叶绾意的方向微微拱了拱身子,算是行礼,叶绾意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回了过去。

这苏若水,似乎度量没有自己想的那样小啊。看来自己可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叶绾意心里不禁狠狠地骂了自己几句,怎能把如此貌美的女子想成阴险狡诈的小人呢。

不过若是叶绾意知道接下来的几天会发生什么,她就不止是骂自己了。

只是一旁的许巍然却是不满,早在三四年前,他在湖边偶遇落水的苏若水,差人将她救上来的时候就已暗暗下誓,这一生,他定要将苏若水娶入自己府中。只是苏若水对他一直冷冷淡淡,将自己的情分还清了就不愿多与自己来往。

正当许巍然愁着如何接近苏若水的时候,皇帝却下了这样一道旨意,这真是天赐良机啊!

可是旁人看不出,也没去看苏若水的异样,那日许蔚然却是看的真切,他从未见过苏若水那样克制自己。百花宴上所有的目光都被叶绾意吸引过去。先是首次登席,又是一鸣惊人。这让自小被众星捧月惯了的苏若水如何受得了?

众人心中各有所想,“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望向门口,来人是一个年近古稀的白发老者,那人颤颤巍巍的走上讲台。看这诸位皇子公主的神情,皆是敬佩万分。估摸着,这人定是在宫中有一定资质了。

“今日,老夫先来为诸位上课了。看这五位有些面生,老夫先介绍一下。这学院中教授的功课有五门,抚琴、赋诗、军理、武功以及部分医术。老夫正是负责军理这方面的。老夫乃先先皇之际的将军,在此荣会了。”老者面上带着慈祥的笑容,慈眉善目的,丝毫不像是在战场上驰骋的人。

早先叶绾意便听过这位老者的名号,乃是开国将军之一,拓跋远。若是拓跋家繁荣昌盛的话,丞相之位哪里轮得到他们叶家。可后来,许是敌国贼心不死,十年前派人杀害了拓跋远的家人,只剩下了拓跋远一人。南樾秉持着善待开国将军的称号,就将他接来了宫中,教授皇子公主们军理。

看着拓跋远佝偻的身影,叶绾意心中一阵疼痛。这老者内心要如何强大,才能坚强的活下去。他一辈子为国鞠躬尽瘁,子孙却享受不到福分,只剩他孤零零的在这人世间飘荡。

“上节课我们讲到《孙子兵法》,诸位可有谁能讲一下自己对《孙子兵法》的见解?”老者环顾坐着的人,像是在寻找一个目标。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