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星资讯| 数码资讯| 故事会| it资讯| 戏剧歌舞| 小说| 趣闻趣事| 时尚资讯| 医疗资讯| 体育资讯|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更多

用爱情故事舞出《驯悍记》

【发表时间:2020-11-17 19:31:52 来源:森瑞网】
用爱情故事舞出《驯悍记》  《驯悍记》,1976年3月,慕尼黑芭蕾舞团首次在巴伐利亚州立演出,而舞编约翰·克兰科已经与世长辞。  这部舞剧基本上依照了莎翁的文字原作,但因不能说话的特殊性,不得不在“动作叙事”的细节上别出心裁。1969年3月16日,它在首演之夜便大获成功,并按照国际舞坛“三部成功舞剧”的标准,为克兰科确立了编导大师的地位,同时也将斯图加特芭蕾舞团推上了国际芭坛的巅峰。  这部舞剧主要表现了贵族“剩女”凯瑟林娜与风流绅士彼得鲁乔在结婚前,为争夺结婚后的统治地位而不断展开的打情骂俏和最终强化的男尊女卑。有趣的是,莎翁笔下的这位女主人公,尽管远离我们的日常生活和当下时髦的女权运动,但她的言行举止却带有浓重甚至过激的女权主义情结。作为截然的反差,莎翁作品中的这位男主人公彼得鲁乔则拥有着叱咤风云的英雄气派——他最终降伏了这位家财万贯却喜怒无常的贵族千金,并使她变成了一位性情温和、俯首帖耳的家庭主妇,而他最为行之有效的方法则不是以理服人或谩骂殴打,而是简单易懂地让她受冻挨饿!  身为现代芭蕾编导家,克兰科将这出舞剧自然地搬到了20世纪,并将男女主人公的习性作了合理的微调,比如他将凯瑟林娜在原作中那种莫名其妙的刁钻刻薄变成了因聪慧过人而不愿循规蹈矩,因自视清高而鄙视其他女性对男性的廉价讨好以及求婚男子们的笨手笨脚,并默默地渴望着一位心灵上的伴侣。作为势均力敌的对手,彼得鲁乔则是一位精力旺盛、滑稽幽默,并酷爱挑战的年轻人,因此,全力征服凯瑟林娜的目的,除了得到她的大笔嫁妆之外,还有同她那出奇怪诞的秉性巧妙周旋的好奇心。  作为陪衬,学子卢森修、骗子奥滕西奥和浪子格雷米奥这三位男子的哑剧表演、舞蹈段落,以及分别与凯瑟琳娜及其胞妹比安卡的对手戏,均为全剧带来了写实与写意、叙事与抒情的巧妙结合,不仅将三人性格与形象的反差刻画得清晰易懂,而且给观众带来接连的惊喜与开怀的大笑。其间,比安卡在学舞过程中对卢森修的一见钟情,在双人共舞时的配合默契,最终自然地导致了“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结果,而编导家在这种生活与舞蹈的双重逻辑中,不仅巧妙地表达了自己对读书与跳舞并行不悖的看法,而且还清晰地宣扬了“书中自有颜如玉”的观念。  《驯悍记》的成功原因还有,克兰科在挑选和使用生活常态动作,甚至杂技和体操式动作讲故事方面确有过人的天赋,从而有效地弥补了学院派芭蕾动作在传情达意上的不足,并使观众能对人物各自的性格和彼此的矛盾一目了然;其次是他编导的那些舞段不仅在动作设计上花样翻新,而且总能使我们在看懂了故事之后,尽情地享受舞蹈那酣畅淋漓的抒情美感;第三则是唯有在北京的首演之夜才能亲睹到的绝世之美:素以“瘦而不柴”闻名于世的西班牙女明星露西娅·拉卡拉一登台,便让我们蓦地感受到了空前未有的冲动——她出类拔萃的软开度、爆发力与控制力,足以使每个高难动作都带上游刃有余的质感,而在双人舞的大量高难托举动作中,她在男舞伴手中、怀中、肩上和背上的流动更是如过山车般的迅猛,而她那易如反掌的轻巧自如又像是在表演魔术!我们在大气不喘、凝神关注的同时,倍觉不可思议,而她在成功刻画出凯瑟林娜难以捉摸性格的同时,也极大地提高了双人舞技巧在塑造人物时的表现力!  据说,克兰科最初抓住这个题材是因为他发现在这些喜剧情节中充满了可笑的画面。男女主人公的三段双人舞中,便从头至尾流动着这样的画面:第一段可谓热火朝天的两人对峙,但动作主题则是为了刻画凯瑟林娜那令人大皱眉头的刁钻秉性;第二段突出了彼得鲁乔的技高一筹,以便使目中无人的凯瑟林娜能够棋逢对手;第三段双人舞可谓克兰科超越莎翁原作的别出心裁之处,他先将男女主人公的力量和能量都安排到了旗鼓相当的地步,然后则让人忍俊不禁地安排凯瑟林娜充当男人的角色,去调教包括其胞妹在内的三位新娘,并由此引出了那段搞笑与梦幻交织一体、动作难度超乎寻常的双人舞。  芭蕾舞剧《驯悍记》的大获成功,还在于克兰科实现了自己的夙愿:彻底改变自19世纪浪漫芭蕾以来,“女演员永远是处女,男演员永远是情种式衣架”那种单调而浅薄的舞蹈形象。与此同时,它还为国际芭蕾舞台增添了难得的轻松气氛,因此,自1976年率先由巴伐利亚慕尼黑芭蕾舞团复排上演后,陆续由英国皇家芭蕾舞团(1977年)、米兰斯卡拉剧院芭蕾舞团(1980年)、赛德勒的维尔斯芭蕾舞团(1980年)、纽约的乔夫雷芭蕾舞团(1981年)、澳大利亚芭蕾舞团(1986年)、罗马歌剧院芭蕾舞团(1989年)、英国国家芭蕾舞团(1991年)、加拿大国家芭蕾舞团(1992年)搬上舞台,1971年还由德国电视二台录制播出。斯图加特芭蕾舞团第二次、第三次(1987年冬与2009年秋),巴伐利亚慕尼黑芭蕾舞团第三次(2011年秋)来华期间,均演出了克兰科的这部喜剧代表作,不仅受到观众的热情欢迎,而且还让北京的莎翁戏剧专家拍手称道:“真是难以想象,这部舞剧用动作讲故事的能力居然比话剧更细腻传神、更惟肖惟妙!”  这部舞剧的唯一不足表现在它的音乐上:与大多数芭蕾舞剧不同,克兰科没有请作曲家给《驯悍记》剧本写音乐,而是请英国当代作曲家改编了18世纪意大利作曲家多梅尼科·斯卡拉蒂的多首作品,因此,全剧显然缺乏一部舞剧音乐应有的完整性,而为全剧开场的序曲则既没有足够的恢宏气势,也无法浓缩全剧中的人物与戏剧主题,因此,观众会迟迟不能随之进入佳境,更不能提前感知全剧的戏剧张力。


上海买房网站 https://sh.c21.com.cn/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