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星资讯| 数码资讯| 故事会| it资讯| 戏剧歌舞| 小说| 趣闻趣事| 时尚资讯| 医疗资讯| 体育资讯|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更多

鬼话闲聊之菟丝花梦醒

【发表时间:2020-09-13 18:28:05 来源:森瑞网】

屠欣口中的这个秘密让施沐宸心惊胆跳,他突然不想知道这个秘密,可屠欣却已开口。

“希希是你的女儿!哈哈!施沐宸,你居然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女儿!”

施沐宸心口一窒,高大的身躯如同一只泄了气的皮球,再也撑不住,左右摇晃整个人都要倒下。

他不可置信地望着屠欣,见她一脸嘲讽,半点不像在开玩笑。

“为什么会这样?”他问她。

可屠欣再也听不进,一个劲地嘲笑他,直笑得五脏六肺快要炸开。

她的笑声如同摄魂魔音,施沐宸只觉刹那间魂魄已被抽离。

突然她一个箭步走到施沐宸跟前,快迅拔下施沐宸腰上的佩枪,扣动扳机,枪口直指施沐宸脑门。

屠欣没摸过枪,手不免有些颤抖,可是心中的绝望迫使她这么做。

“不要翎儿,把枪放下!”施沐宸求着她。

屠欣微微一笑,笑得释然,似乎这世上再无她所牵挂留恋的。

她已瞧不起他:“你也会怕死!还我女儿命来!”

“呯!”屠欣冲着施沐宸开了枪。

那枪擦过施沐宸的衣袖,打在他左手臂上,顿时鲜血喷溅,施沐宸脸色越发地苍白。

门外的士兵听闻枪声个个持着长枪冲了进来,见施沐宸受了伤,一一用枪对准屠欣。

“不可伤她,都给我滚出去!”施沐宸忍着臂上的伤痛,冲着士兵吼道。

那副官也在其中,见屠欣手中仍握着枪,不免有些替施沐宸担心:“长官,您要不要紧?”

施沐宸白了他一眼,吓得那副官再不敢多言,领着手下的士兵乖乖退了出去。

屠欣至始至终半点畏惧都无,她玩弄着枪口,立不防对准自己的脑门,笑道:“施沐宸,你后悔了吧!”

说时扳动扳机,施沐宸大呼:“不要!”

却为时已晚,她终还是倒了下,鲜血溅洒他一身。

“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施沐宸抱着满身是血的屠欣喊道。

屠欣苍白无力地幽幽笑起:“施沐宸,旦愿我……从来没爱过你!你知道吗,其实我……不是你妹妹,你妹妹……她……死了,那玉佩……是她……临死前给我的!”

屠欣说完这些话,头一歪再无生息。

施沐宸被一个又一个惊雷轰得体无完肤,他疯似地抱着屠欣的尸体痛哭,可怀中的人儿仍旧一点点冷去……

“啊!”屠欣从梦里惊醒,冷汗淋淋,已不知出了几身。

好长的梦,好心酸的梦。让她不由为梦中的男女主角心疼,她也不知自己在梦中哭了几回,枕巾上竟是湿湿的。

这个梦像是她的前世,她在梦中的代入感极强,她不知自己好好的为何会做这样一个梦。郁闷地拍拍脑门。

感觉自己睡了很久,望望窗外天已黑,不由活动下筋骨准备下床,哪知刚一动,觉得床的另一边竟站着人,着实把她吓一跳。

那男子身躯颀长高大,瞧背影有些熟悉,只是留着一头怪异的银发。

屠欣记得这屋子并没有其他人,这男子是谁?

她不免小说翼翼凑上去,在瞧清来人的脸时,惊得下巴合不拢。

施沐宸!这男的居然那个梦的男主角。

天啊,地啊,爹啊,娘啊!她到底有没有醒过来?

施沐宸见她这般瞧着自己,俊眉一扬,微微笑道:“你醒了!”

屠欣将他从上到下瞧了个遍,继而摇摇头:“不对不对,不该是这样的!”

施沐宸被她瞧得有些不自在,抚着自己的一头银发说:“这没什么!只要苓儿你回来就好!”

屠欣一怔,“喂,那个谁,我可不是什么苓儿!”

施沐宸吸吸气,知道她一时半会很难接受之前的身份。

“饿了吗?走,带你下楼吃晚饭!”

施沐宸的声音柔得像潭水,仿若许多年前,他也曾这样唤她。

屠欣一怔,继而盈盈一笑。

天大地大,肚子最大!这会她还真饿了。

不由自主地攥起施沐宸的衣袖,这动作瞧在施沐宸眼里竟是那般自然,之前她总喜欢这样攥他的衣角。

心里不时涌起一股安慰。

可屠欣却没他这般自在,从施沐宸衣里渗出的寒气冷得屠欣打起寒颤,这才意识到眼前的人似乎早已作古,难不成是个鬼?

“你到底是人是鬼?”

屠欣性子直,一想到就开口问。

施沐宸瞧着她一副大大咧咧,半点淑女感觉全无,不禁摇头,以前的苓儿不是这样的,难不成弄错了?

可是她除了脾气比苓儿活泼,给他的感觉确实又是苓儿。

他想,或许两个时代不同,她的性子跟着时代变了。

“若是鬼,你怕不怕?”

屠欣恐怖片看过不少,至于所谓的鬼,多数是人假扮的,当不得真。

“不怕!这世上有你这么好看的鬼吗?”

屠欣自我安慰地笑起。

就算是鬼又怎样?这人看起来不像是坏人,就算是鬼也不会害她吧,要不然她那会睡着,他要害她早该动手了。

施沐宸领着屠欣下了楼。

屠欣瞧着变了样的大厅,惊奇不已。

她记得睡觉前,这大厅还积着厚厚的尘灰,怎么转眼间变得这么干净。

楼下有仆人正在忙碌,见施沐宸领着屠欣下楼,众人一一冲她唤道:“夫人好!”

屠欣觉得这称呼有问题,不由拉住施沐宸的一只衣袖说:“喂,你不会真把我当成那个谁啦?我说我不是她!”

施沐宸想了想,似乎不该这般着急,于是又冲众人说:“这是屠小姐!”

众人立马改唤。

屠欣这才满意地笑起。

晚饭很丰盛,基本上都是她平日爱吃的。

屠欣吃得特满意,一张俏脸时不时都浮着笑意。

水晶灯发着璀璨的光芒,一道道身影映在那光亮可鉴的大理石上,这场景似乎眼熟,心下一惊,她不会好死不死真回到了过去吧!

此番一想,拿着刀叉的手直发抖。

她开始后悔进了这所屋子。

“怎么了?”施沐宸关切地问。

“那个,能不能放过我啊!我可没害过你?”屠欣怯怯地说。

施沐宸眉头不由蹙起,朝众人使了个眼色,那些仆人立即消失。

屠欣瞧得这一幕脸色煞白。

这下十分确定自己好死不死地住进了鬼屋。

“妈呀!鬼!”屠欣惊叫起,扔下刀叉朝大门跑去。

白天还好好的大门,此时却像被施了魔法般怎么都打不开。

施沐宸瞧着她这样直摇头:“那门子时以后方能打开!你不必急着走,我保证不会害你!”

施沐宸心里苦涩一片。

他不想屠欣刚回来就要离去,这样他的心愿要待何时才能了?

他的时间已不多了,只是她能原谅自己,他什么都愿意做。

可她明明有了前世的记忆,为何不能敞开心扉再接受他?


app定制开发 http://51sole1738566.51sole.com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